嘉兴乐玩上半年营销费用超2800万,上市公司问询函公布的棋牌产业信息
中国网财经12月2日讯 (记者唐海涛)近期新通联回复了上交所关于其间接收购华坤道威的十五个问询,在关于华坤道威今年上半年两个大客户(嘉兴乐玩、嘉兴乐萌)是何关系的问询中,新通联回复称“根据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及其他公开信息,嘉兴乐玩与嘉兴乐萌属于关联企业。”而今年9月份新通联收购华坤道威的收购公告显示,新通联则将嘉兴乐玩与嘉兴乐萌分列为华坤道威的两家不同企业客户,并未合并披露。
显然面对上交所的问询,新通联改了口。这种现象也表明新通联在9月份公开的收购公告出现了披露错误,彼时其也被网上信息曝出嘉兴乐玩、嘉兴乐萌两家企业的注册地址接近,企业工商登记电话一致,网上信息直指新通联收购公告存在差错。
图上为新通联9月份发布的收购报告书截图,图下为新通联最新发布的报告书(修订稿)
令人尴尬的是,新通联在此次问询回复中承认了嘉兴乐玩与嘉兴乐萌属于关联企业,其依据是根据天神娱乐的公告及其他公开信息。不过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并未发现天神娱乐及其他公开信息有直接表示嘉兴乐玩与嘉兴乐萌属于关联企业。
当被记者问及具体是根据什么公开信息认定嘉兴乐玩与嘉兴乐萌属于关联企业时,新通联董秘办公室人士称需要询问券商,后又称打不通券商电话。而为此次收购提供财顾服务的恒泰长财证券则告诉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认定嘉兴乐玩与嘉兴乐萌为关联企业的依据是他们从企业信息查询商业网站“××查”上看到的。
尴尬的情况出现了。
在修订的收购公告中,财务顾问恒泰长财表示“对报告期内主要客户进行了访谈,再次确认所有业务合同和双方的结算单,并获取客户签署的访谈记录,访谈客户合计28家”。嘉兴乐玩、嘉兴乐萌作为华坤道威今年上半年大客户必然属于主要客户,若按照恒泰长财所说其对主要客户进行了访谈且客户还签署了访谈记录,那么新通联为何在第一次收购报告中没有披露嘉兴乐玩、嘉兴乐萌这两个主要客户存在关联关系?又为何没有在大客户访谈期间做关联关系的证实?
去年底,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公布的信息显示,华坤道威的大客户嘉兴乐玩共有两名股东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故而不再将嘉兴乐玩并表。嘉兴乐玩的这两名股东分别为第二大股东嘉兴朝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三股东永新县楚之信科技研发中心(有限合伙),记者查询发现前者股东穿透之后实际控制人为房地产企业荣盛,后者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伊鹏。嘉兴乐萌的股东结构较为简单,股权结构穿透之后一名叫伊鹏的人为实控人。
一位接受采访的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可能是财务顾问对目标公司的大客户访谈不细致,或者也可能财务顾问没有去实地访谈,“单纯依靠网上查询关联关系并不一定能够看清股东结构,比如两个企业的两个股东都叫张伟,如果以××查为依据,可以获得两个张伟是同一个人的结果吗?××查并不能采集股东的个人身份证信息”。
由此,上文提到的伊鹏是同一个人吗?面对此问题,恒泰长财相关负责人又要求记者采访新通联,而新通联又改口要记者以公告为准。

在新通联这起收购案中,同样令人质疑的是华坤道威某些大客户及其关联公司是否存在违规甚至违法的行为。以新通联收购华坤道威披露的客户关系为引,更是带出了一个隐蔽的棋牌游戏产业链条。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将继续关注。


网狐棋牌-专注棋牌开发十五年,我们能为您提供:
粤网文〔2019〕1102-277号   粤ICP备:11009383号-10